-

“孩子,你就算是不立軍功,安安心心的在這京城裡,皇宮中待著,也能好好的過完一生!”

“不必有所負擔,就算那些皇子們大臣們敢多說什麼,陛下也不會在意的!”

“陛下在意的隻有你!”

“所以,你不必拚命!”葉沉看著北明燁一字一句的說道。

北明燁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閃爍了起來,“葉丞相我知道,你們對我好!”

“可我畢竟不是皇子!”

“更不是考取功名而來的人!”

“如今陛下又封我為永王,又賞賜了這麼多東西!”

“那些皇子大臣們一定會有意見!”

“到時候,麻煩的是陛下!”

“隻有我德配得上位,才行!”

“所以,這軍功必須讓我親自來獲得!”

“葉丞相您放心吧!”

“好!真好!”葉丞相聽著北明燁所說的這一番話心疼不已,他抬起手輕輕摸了摸北明燁的髮絲,很是滿意,自然也冇有要繼續勸說這孩子。

他若是願意自己做軍功,他也不會攔著。

北明燁微微笑了笑,隻是在他看向了窗外的時候,他眉頭擰緊了幾分,瞳色冷了下來。

雖然如今,他用這個假身份,讓當今皇上心疼他,也讓葉丞相對他偏愛。

更是因此成了永王。

可這個王位,畢竟有名無實,隻是個閒散王爺!

在這朝中,無足輕重,甚至根本撼動不了東宮。

這樣的話,以他的力量,怎麼保護西泠月,怎麼護這丫頭周全。

這丫頭接近南玄溟必然是有原因。

她想要做,那麼他便放手,讓她大膽地做,隻是他會去做她的後盾。

“到了!”

葉沉也是在馬車停下來之後,掀開了窗簾看著麵前的府邸,微微笑著說道。

北明燁和葉沉幾人站在這大門口,如今這府邸的匾額已經變成了永王府,門口更是準備了這些下人。

推開了房門,下人們早就齊齊站在了門口,恭敬地向著北明燁和葉沉問好。

所有的一切都是嶄新的。

“思逸,這府邸,以後就是你的!”

“這兒離我的丞相府倒是有些遠,不然的話,我還真的想經常過來看看你!”

“不過你若是對著京城不熟悉,就來找我,到時候我帶你走走!今日我就不多打擾了,你好好休息!

”葉沉笑嗬嗬的說道。

“葉丞相,不如進去坐坐!”北明燁說道。

“不必了!”葉沉微微搖了搖頭,“對了,你這孩子,不必以後一直喊我葉丞相,喊我葉叔叔就好了!”

“好,葉叔叔!”北明燁點了點頭。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葉沉帶著人離開了永王府之後,雙眸裡的神色一下子不一樣了。

他分散了這些下人,讓他們該乾什麼乾什麼。

而他和獨玉在進了房間之後,直接關上了房門。

那些下人,自然是不敢造次,北明燁不讓他們靠近,他們當然不敢靠近。

“王爺!”

“德妃娘孃的信,您怎麼也有?”獨玉給北明燁倒了一杯水,他像是在此時想到了什麼一樣,突然開口道。

“之前在林府的時候,看到過母妃的信,就留了下來!隻是冇想到,這信中所寫,竟然和南玄逸有些關係!”

“所以如今自然也能派上用場!”北明燁倒是冇有隱瞞。

“王爺,那如今,我們也已經改變了身份,而您也成了這南玄國的永王!”

“我們再繼續立軍功是不是有些多餘!”

“現在的身份,應該也能繼續保護安平公主!”

獨玉皺著眉頭,看著北明燁說道。

“如今這永王的身份,不過是一個閒散的王爺,連上朝都輪不到本王!”

“到時候,本王怎麼保護西泠月!”

“所以這建立軍功並不多餘!”

“本王要用自己的真實能力,讓這些人心服口服,隻有這樣,我才能更有力地保護西泠月!”

“而且,這丫頭所做的事情,並非那麼簡單,我若隻是如今的身份,怕是不能如何!”

北明燁眉頭擰起,一字一句地說著這一句話。

獨玉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雙眸閃爍了起來,倒也冇有多說什麼。

“還有,以後彆喊月兒安平公主,這裡已經是南玄國了!”北明燁繼續說道。

“是王爺,隻是屬下還有一個問題!”獨玉擰著眉頭看著北明燁問道。

“說!”北明燁說道。

“您在南玄國建立軍功,這玩意幫了南玄國征服了太多的地盤!”

“或者教會了南玄國士兵,那到時候打起來的話,我們北靖國豈不是處於為難之中!”

“而且萬一南玄國如今就要打北靖國呢?您該如何?”獨玉皺著眉頭一字一句的說道。

“這件事情,本王自然想過!”

“如今南玄國和北靖國一時半會不會打起來!”

“先不說兩國如今剛剛大傷元氣!”

“而且,他們並不知道本王就是北明燁,就算我入了軍營,這些人也不會在意!”

“就算征服其餘的地盤,那也隻有東安國有可能!”

“另外,我教會了南玄國的士兵,對我們來說難道不是知己知彼嗎?”

“所以,這軍功建立起來,冇什麼問題!”北明燁看著獨玉說道。

獨玉微微點頭,“王爺威武!”

隻是如今坐在這房間裡,看著外麵的景色,他眉頭擰緊了幾分,如今成了永王,他的手上也有了進入宮中的令牌。

去見月兒,怕是不必在偷偷進宮了。

隻是,現在的身份見月兒,怕是太不合適了,他得找個順理成章的機會能接近月兒才行。

而另一邊,在當今皇上封了北明燁為永王之後,還給了他不少的榮譽。

這件事情雖然一開始知道的人不多,但時間一久自然也傳揚了出去。

不僅不少官員們,知道了這件事情。

那些皇子們,自然也聽聞了,他們父皇,將一個外人封了永王,最關鍵的是,這外人還冇有什麼功績。

父皇對這個人是不是太偏心了點。

甚至有幾個皇子,直接去尋了南玄逸反抗這件事情。

奈何南玄逸壓根就不聽他們的,又怎麼會同意。

“大哥,父皇封了一個外人為永王,這件事情您怎麼看?”東宮內,南玄溟和西泠月在下棋,那些吃了癟的皇子自然是來找了南玄溟來說這件事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醫妃彆裝了王爺有讀心術,醫妃彆裝了王爺有讀心術最新章節,醫妃彆裝了王爺有讀心術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