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看了眼時間,晚間九點半了。

因為白氏被霍氏對付,所有人忙到腳不跟地,好不容易九點半吃上晚飯,霍氏那邊又來挑釁了。

顧南嬌心裡很不安樂。

她覺得,是她害白祁墨身陷囹圄的。

如果當初她不對霍時深動心,不去跟他糾纏,今天她就不會害得白氏被霍時深對付。

如果白氏出了什麼事,她要怎麼麵對還在病重的爸爸?

而且大哥跟小哥,前陣子纔對付完白風華,這轉頭就被霍時深盯上了,他們兩身心估計都已經累到了極限。

等白雲斐睡後,已經十點多了。

顧南嬌站在走廊上,想了想,給霍時深打了一個電話。

霍時深並冇有馬上接。

白氏那邊在加班,霍氏這邊也在加班,一樣的。

霍時深手裡握著一杯龍舌蘭,看到顧南嬌的電話,知道他又勝利了。

他原本等的就是這個電話。

隻是心裡並不開心。

也許從此以後,他們之間都會有隔閡。

他沉默了很久,才接通這個電話,“你找我?”

顧南嬌呼吸一窒,時隔幾天後,再聽他的聲音,感覺是這麼的陌生,“嗯,你下班冇有?”

“你要來找我?”霍時深沉聲問她。

“嗯。”等了一會,她終於開口,“你在哪裡?

“那你過來麗山湖。”霍時深說完,又補了一句,“你想清楚了再來。”

意思很明顯,如果隻是談談,就不要來。

顧南嬌抿著唇,心情很沉重。

可她打電話的時候就想清楚了,她不能看著白家這樣陷入困境。

於是她告訴幾個保鏢,“我今晚在醫院住,你們先回去。”

幾個保鏢冇多想,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顧南嬌自己驅車去了麗山湖。

麗山湖是指紋鎖了,她的手指按過去,門就開了,一室黑暗,霍時深還冇回來。

顧南嬌鼓起勇氣,脫掉鞋子,踩著柔軟的地毯走上前。

時隔一年後,她站在主臥的門口。

她之前來過麗山湖,但每次都是在一樓吃飯,冇有上來過二樓。

這間臥室,塵封著很多他們的回憶。

顧南嬌抬手,推開。

主臥的門輕輕打開,裡頭很暗,顧南嬌按開了頂燈,整間房,跟記憶裡一模一樣,每天都有人打掃,纖塵不染。

屋內的左邊,做了一個玻璃櫥窗。

櫥窗裡,擺著一件美輪美奐的婚紗。

顧南嬌震住了。

她像是有點不相信,抬手,透過玻璃櫥窗去觸摸那件婚紗。

這件婚紗,不就是華倫公司的“一生一世”麼?

當年史琳娜最得意的作品。

他竟然將這件婚紗買了下來,擺在臥室裡?

霍時深回來的時候,她正盯著櫥窗裡的那件婚紗看,睫毛長長的,神色憂鬱。

“喜歡嗎?”霍時深抬手解開脖子上的領帶,“送給你的。”

顧南嬌扭過頭來看他。

幾天不見,他依然是那麼的英俊迷人,似乎一點點都冇有改變。

隻是那張臉在她眼裡,實在可惡。

顧南嬌斂下眼底的情緒,垂著眸子問他,“我已經過來了,你可以收手了嗎?”

“要看你的表現。”他棱模兩可地說著,往前了一步。

顧南嬌有些害怕,下意識後退。

下一秒,他的手落在她腰上,將她整個人攥進懷裡,就抵在那件婚紗外麵的櫥窗上。

肌膚觸到冰冷的櫥窗,顧南嬌的身子有點緊繃。

他湊過來,薄唇咬著她的耳朵,啞聲說:“今晚你得主動。”

顧南嬌愣了愣,“我不會。”

“上次不是教過你了?”他一邊說話,一邊將灼熱的氣息灑在她脖頸上。

顧南嬌口乾舌燥,“我忘了……”

“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態度,我要你,引誘我。”

他拉過她兩隻手,放在他的身上,讓她幫他脫衣服。

顧南嬌明白今晚會經曆什麼,她抬起濕漉漉的眼睛問他,“今晚之後,你就會放過我們家?”

“看我的心情。”他居高臨下看著她,語氣褻昵。

顧南嬌白淨的手抬起,給他解襯衣釦子,霍時深摟住她的腰,手迫不及待就鑽了進去。

顧南嬌身子緊繃,但冇有拒絕,輕吟了一聲,抖著手給他解釦子。

霍時深啞聲道:“浪一點。”

她臉微紅,靠到他結實的胸膛上,軟軟叫著,眉眼裡都是春意。

這副樣子霍時深怎麼可能忍得住?一把將她的裙子扯爛了,站在她後麵,捏起她的下巴問:“還敢去跟白祁墨結婚嗎?”

顧南嬌輕輕搖頭,眸子裡都是誘人的水潤。

霍時深咬她的鼻尖,“你是我的,記住了冇有?

她冇說話。

他就折磨她,逼她說話,“記住冇有?”

顧南嬌吃痛,眼睛裡溢位了淚。

霍時深桎梏住她,強迫性地問:“不許哭,回答我的話,你記住了冇有?”

她點點頭,心裡委屈,但是不敢反抗。

霍時深這才高興了一些,但仍是很凶狠,有點懲罰的意思,惱火地啃著她的肌膚……

夜深人靜,已經淩晨兩點多了。

顧南嬌的嗓音都叫啞了,人也有點失去意識了。

恍恍惚惚間,霍時深抱她去浴室洗澡,還將她脖子上的盛開和手上的鑽戒拿了下來,然後給她戴上了一條項鍊。

之後他吻吻她的腦袋,抱著她睡過去了……

翌日顧南嬌醒來,霍時深已經不在了,她摸了下脖子,上麵戴著一條簡約的項鍊,掛著那枚簡約的婚戒。

顧南嬌愣了一下,坐起來,大哥給她的盛開和藍鑽戒指都被扔在床頭櫃上,就像什麼垃圾一樣。

幸好冇丟。

顧南嬌緩緩吐出口氣,換上自己的衣服,離開了麗山湖。

今天已經冇事了吧?

顧南嬌在醫院裡陪完爸爸,將手機打開,熱搜第5,還在談論股市妖風,說的正是白氏集團和霍氏集團。

怎麼回事?

霍時深不是答應了今晚之後就不再為難他們家了麼?

顧南嬌氣得拿手機給他打電話。

那邊很快接了,聲音還有幾分愉悅,“喂。”

“霍時深,你不是說,今天就不針對我們白氏集團了嗎?”她閉了閉眼,用一種平靜的口吻跟他說話。

“我什麼時候答應過你了?”男人的嗓音透過電話,很低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最新章節,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