險落行峰 第2章 捱打

小說:險落行峰 作者:三水之南 更新時間:2022-09-21 21:55:54 源網站:siluke

-

且說昨日,蕭行峰跋山涉水,最終尋得一條羊腸小道,慶幸之餘,又順小路一路前行。一路之上但見山林繁茂,鳥獸出冇,悄無人煙。蕭行峰不知行了多少裡路,直至天色漸暗,山林越發猙獰恐怖時,終於望見遠處的隱約火光,急忙奔馳前往。原來是牛有德一行人前往月湖宮觀禮,天黑於此處紮營歇腳。

蕭行峰好不容易碰上這些個活人,激動得話語都說不利索,也不知從何說起,隻能托言自己遊山玩水,迷途至此。那牛有德見蕭行峰雖然頂著一頭怪異的短髮,但是膚白肉嫩,衣著富貴奢華,不似歹人,心中暗道:“此人必是哪家富豪的公子,看其行蹤狼狽,想是與家人置氣,離家出走罷了。”由於牛有德行鏢江湖,最愛廣結善緣,聽聞蕭行峰自言迷路至此,也不多言,便接納蕭行峰一同歇息,隻是互通姓名時,誤將蕭聽成肖。

一夜無話,待到今日清晨,由於蕭行峰無處可去,便厚著臉皮跟隨牛有德一行人來到月湖宮觀禮。

此時蕭行峰不知所措,隻因為自己剛纔見中年男子比武時,那個滑步,有點像滑鏟,想起網絡上說的那個野外遇見老虎,一個滑鏟把老虎放倒的梗,自己一時憋不住,笑出聲來。現在人家比試已分勝負,想起自己來了,要找自己麻煩了,這如何是好?

雖然蕭行峰心中慌張,但是臉色卻是波瀾不驚,微笑道:“在下姓蕭,蕭瑟和鳴的蕭。從來冇有學過什麼武藝。剛纔隻是突然想起高興的事情,一時忍俊不禁,不慎出聲,勿怪勿怪!”任鬆磊聽他言語之中全無恭敬之意,不禁心中有氣,問道:“什麼高興的事情?”蕭行峰一愣,心想:“難道老頭你也看過電影美人魚?”脫口而出:“我老婆生孩子......”任鬆磊聽他說話越來越不著調,不禁氣塞胸臆,轉向牛有德道:“牛老哥,這位蕭兄是你的知交好友麼?”

牛有德和蕭行峰也是初交,完全不知對方的底細,他生性隨和,蕭行峰要同來月湖宮,他也不便拒絕,便就帶著來了,此時聽任鬆磊的口氣甚是惱火,勢必出手教訓這個蕭姓少年,這大好一個少年,何必讓他吃個大虧?便打圓場道:“蕭兄弟與我雖無深交,但總是結伴而來的。我看蕭兄弟斯斯文文的,應該不會什麼武功,適才這一笑定是出於無意。這樣吧,老哥我肚子也餓了,任掌門趕緊整治酒席,大傢夥賀你三杯。今日大好日子,任掌門何必跟年輕小輩一般計較?”

任鬆磊道:“蕭兄既然不是牛老哥的好友舊識,那麼兄弟如有得罪,也不算是掃了牛老哥的金麵。齊傑,剛纔人家笑話你呢,你下場請教請教吧。”

那中年男子孫齊傑正在任鬆磊背後躍躍欲試,巴不得有師傅這一句話,當下抽出青鋼劍,往場中一站,倒轉劍柄,拱手向蕭行峰道:“蕭朋友,亮兵器吧!”

蕭行峰剛纔見他動手比試時,騰挪跳躍,迅捷無比,再加上手中利刃,自己上去絕對羊入虎口,有去無回。隻能在心中疾呼:“係統救命!老爺爺救命!”然而千呼萬喚毫無反應,隻能硬著頭皮說道:“很好!很好!你練吧,我瞧著呢。”仍是牢坐椅中,並不起身。孫齊傑登時臉色紫脹,怒喝:“你......你說什麼?”

蕭行峰道:“你手中握劍,這麼晃來晃去,想是要為眾人演武,那麼你就演練罷了。我自幼習文,不愛舞刀動槍的,但是既來之,則安之,那就順便瞅瞅吧。”孫齊傑喝道:“我師傅叫你小子也下場來,咱兩比劃比劃。”

蕭行峰搖了搖頭,說道:“你師父是你的師父,你師父可不是我的師父。你師父叫得動你,你師父可叫不動我。你師父叫你與人比劍,你已經跟人家比過了。你師父叫我跟你比劍,我一來不會,二來怕輸,三來怕疼,四來怕死,所以還是不比了。我說不比就是不比。”蕭行峰這一番你師父來你師父去的,說得猶如繞口令一般,演武廳內眾人聽著,都忍不住笑出聲來。特彆是月湖劍東西二宗的女弟子,格格嬌笑,整個演武廳上緊張蕭穆的氣息,頓時間一掃無遺。

孫齊傑大踏步走過來,青鋼劍一伸,指向蕭行峰胸口,喝道:“你到底是真的不會,還是裝傻充愣”隻見青鋼劍劍尖離蕭行峰胸口不過數寸,隻要輕輕一送,便刺入了他的心臟,但是蕭行峰臉色卻絲毫不變,說道:“我自然是真的不會,裝傻充楞有什麼意思?”孫齊傑道:“你到我月湖宮來撒野,想必是彆有居心。你到底是何人門下?意欲何為?再不交代,莫怪我劍下無情。”

事已至此,蕭行峰隻能死撐到底,說道:“你這位兄台怎麼如此暴躁正所謂君子動口不動手,你我二人意見相左,不妨坐下來擺事實、講道理,老人雲:話越說越清,理越辯越明。你我為何不能通過口談解決爭端。古人雲: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慼慼。你既不想與我敘事明理,又何必以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

蕭行峰絮絮叨叨長篇大論,孫齊傑聽得不耐煩,長劍回收,突然左手揮出,啪的一聲,結結實實的打了蕭行峰一個耳光。蕭行峰本來就略有防備,見對方手掌揮來,急忙將頭微側,待欲閃避。可惜低估了習武之人的速度,還是冇能避開,結結實實的捱了一耳光,頓時一張俊秀雪白的臉頰登時腫了起來,清晰可見五個指印。

這一下子,眾人都是吃了一驚,剛纔見蕭行峰麵無懼色,滿嘴胡攪蠻纏的與對方爭辯,都以為蕭行峰應該是身負絕技,哪知孫齊傑惱羞成怒,隨手一掌,他居然不能避開,看來真是全然不會武功了。話說江湖之中也常有武林高手故意裝傻充愣,戲耍對方,一般來說武林高手最多也是用身上皮糙肉厚的地方挨對方幾下。這般以臉迎敵,真是尚未耳聞。想不到蕭行峰這個不會武功之人,居然如此膽大妄為。

孫齊傑一掌得手,也不禁一呆,隨即抓住蕭行峰衣領,提起他身子,喝道:“我還以為你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哪知是個銀槍蠟燭頭!”說罷,將他狠狠往地上一摔。蕭行峰滾將出去,碰的一聲,腦袋重重撞在柱腳上。

牛有德心中不忍,急忙上前伸手扶起蕭行峰,說道:“原來蕭老弟真是文弱書生,果然不會武藝,你這又是何苦,到這裡言語挑釁於此間主人?”

蕭行峰摸了摸額頭,心說:“我他媽的一個萬中無一的穿越者,居然冇有係統傍身,也冇有老爺爺扶持,更冇有金剛不壞之身,說出去有人信嗎真是倒了血黴了,我現在穿回去還來得及不?”心中所思不提,苦笑著說道:“我本是遊山玩水的,不合這幾日運氣稍遜,諸事不順。此間比劍鬥毆,與我氣場不合,牛大爺,再見,再見,我這就速速離去。”

說罷,正待轉身落荒而逃。

任鬆磊身後一名年輕弟子一躍而出,攔在蕭行峰身前,說道:“你既不會武功,就這麼夾著尾巴而逃,那也倒罷了。隻是你說我們月湖劍五年一比的幫派大會是比劍鬥毆。這話未免欺人太甚。若不想再挨幾個大耳光,趕緊給我師父磕上幾個響頭,再自己說幾聲:“是我放屁了!”蕭行峰怒極生笑,道:“你放屁了呀?果然好臭啊!”

那個年輕弟子大怒,伸拳便向蕭行峰麵門擊去,這一拳力大勢急,眼見要打得他滿臉桃花開了,不料拳頭尚在中途,上麵掉下一件物事,纏住了那個年輕弟子的手腕。這東西冷冰冰,滑溜溜,一纏上手腕,隨即蠢蠢而動。那個年輕弟子吃了一驚,急忙縮手,隻見自己手腕上纏繞的竟是一條二三尺長的金銀環蛇,金銀相間,甚是恐怖。年輕弟子一見之下,大聲驚呼,揮臂狂甩。但是那金銀環蛇盤繞數圈,已然牢牢纏在他的手腕之上,怎麼也甩不出去。與此同時,孫齊傑也大聲呼喝:“蛇!蛇!”他臉色大變,伸手插入自己衣領之內,四處掏摸,但是卻又掏不出什麼來,隻急的雙腳亂跳,手忙腳亂的脫衣解褲。

這突然之間的變故古怪之極,眾人正錯愕之間,聽得頭頂有人噗嗤一笑。眾人尋聲抬頭看去,隻見一個少女坐在屋內橫梁之上,雙手之間有數條小蛇遊走。那個少女十六七歲的模樣,穿著一身淡黃綢裙,笑靨如花。她雙手之間盤繞的這些小蛇,或青或紅,頭呈三角,一看便知均是毒蛇。但是這少女拿在手上,毫不懼怕,就像是玩物一般。眾人猜想,這些小蛇應該是少女飼養的寵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險落行峰,險落行峰最新章節,險落行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