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洲列傳 第3章 仙人撫我頂

小說:十八洲列傳 作者:初長安 更新時間:2022-09-23 10:14:30 源網站:siluke

-

狗蛋兒坐在蒲團上,若是乾癟的身子多長些毛,怕是會被人誤會成一隻營養不良的瘦猴子。

他麵對白鬍子仙人,這個和藹的白鬍子老頭衝他微微笑,有笑臉卻無笑意。仙人探出手,輕撫他頭頂。

狗蛋兒感覺一股奇異的力量灌入他的頭,然後在胸口處散開蔓延至四肢百骸,那力量溫暖,柔和,讓他想起爹孃都在的那幾日。

他看到娘戴著鬥笠坐在田埂上,手中拿著水袋,娘摘下鬥笠臉上都是汗水,兩額黏著彎曲的頭髮,明明天氣這麼熱,娘卻笑的很開心。

娘把鬥笠當做蒲扇扇著風,鬥笠搖啊搖,搖啊搖,搖的狗蛋兒淚流滿目。

孃的眉眼好看到了極致,她看向狗蛋兒,說,娃,你哭啥?

熱啊!來,喝口水!

她手中的水袋遞向狗蛋兒,卻惹來了鋤地漢子的嫉妒。

他娘,我也渴!

狗蛋聞聲扭頭望去,看到那莊稼漢子雙手拄在立著的鋤頭把上,正笑著望向他們娘倆。那黝黑的漢子**的上半身上佈滿汗水,汗水墜落在地上前,像珍珠。

汗珠掉在地上摔碎了,珍珠碎了,狗蛋兒的心也碎了。

他泣不成聲,他悲痛至極。

他本可以不想念,但他忍不住不想念。

他們愛我,我是他們的全世界。

他們為了我,付出了所有。

狗蛋兒淚水縱橫間發出嘶吼,他沙啞的聲音隨著鼻涕泡一起爆炸。

鼻涕和淚掛在他的臉上,他說,爹,娘,我好想你們。

好想,好想。

我過的一點也不好,我想去找你們,你們帶我走吧!

狗蛋兒娘撫摸著他的頭說,傻娃,說啥呐。

山林間樹老高,田地裡風翻湧。

樹影搖曳,天空飄起了雨滴。

老天像是哭了,嘩啦啦的。

水袋突然掉在地上,砸的田地飛沙走石,風在他耳邊呼呼直響,他經常聽風聲,這不是風聲,是叫聲。

風沙迷了他的雙眼,他隻是忍不住揉了一下,卻天翻地轉。

他再次睜開眼,這是一座廟,老廟,山神廟,他一把火燒光的那間山神廟。

風沙變成了飛雪,他冇見過雪。

白棉花填滿天地間,他孤身立在古廟前,天有點寒,廟裡有火。

他在廟門前,一腳踢碎了門檻,他踏進山神廟,眼中燃著火,身後披著光。他看向四麵八方諸神,那些神怒目而視我,青麵長獠牙,張牙又舞爪,卻無一個敢上前。

石頭臉麵你何故笑?一身染料惡性飄飄,倘若神都如此,凡人怎活?

那天也有點冷,所以我燒了山神廟取暖。我不光要燒廟,我還要燒山,我要一把火將你們燒的精光。

你是誰的神?

誰的!

誰衝撞了你?

我!

你來啊!

懲罰我?

降罪於我!

高高在上的山神啊,倘若你真有膽量,就看一看我這山下的螻蟻,看我這般凡人的怒火能不能將你燃燒殆儘!

他拿起火把,高舉,我毀你千萬次,爾如何能活?

四麵八方的石頭山神像轟隆隆的響,廟裡灰塵飛揚,穹頂掉下房梁,石頭神像寸寸碎裂,露出紋理可見的彩色肌膚,他們真如染料一個色。

砰!砰!砰!

四麵八方響起爆裂聲。

哇!呀呀呀呀!

山神們在咆哮。

山神們向他撲來,踩的地板哐哐響,他們身上還帶著顏料的味道,刺鼻非常。他們怒目圓瞪,青麵獠牙,張牙舞爪。

他冇看他們一眼,仰頭望天光,有白棉花落在他臉上,冰冰涼涼的,像是水。

然後。

火光亮起,像是紅日初升。

狗蛋兒睡著了,冇人打擾他。

白鬍子老頭麵色凝重,眉頭就快要擰成一團了。魏長生坐在狗蛋兒熟睡的身旁,輕輕擦去他臉上縱橫的淚痕。

向下喊話的人踩著木質樓梯咯吱咯吱的往上走,到茶室門口突然停住,他看見發工資的在他麵前,食指輕輕的豎在嘴唇前。

他點點頭表示明白。

“還要叫下一個?”

“不用了。”

他躡手躡腳的走下去,告訴其他人結束了。

燕無傷等其他人走後,輕手輕腳走上去,到仙人所在的茶室前看著魏長生二人相視一笑。

樓下的人群冇有散,他們很想知道這花究竟落在誰家。人群裡嘰嘰喳喳吵個不停。有人說是老李家二兒子,有人說是東頭賣包子的,有人說是西邊的寡婦,有人說是鎮長的兒子,到這兒,人群突然安靜了。

“誰看見鎮長的兒子了!”

“鎮長的兒子冇出來?”

這時終於有人想起了狗蛋兒。

“狗蛋兒那?狗蛋兒也冇出來啊!”

燕無傷出來了,眾人圍了上去,裡三層外三層,烏泱烏泱的。人群終於嘈雜聲消停了,都在等著他說話。

燕無傷搖搖頭,眾人見他此狀,再次沸騰了。

“臥槽!竟然是他!”

“孃的,咋能是他?”

“兒孫自有兒孫福啊!”

“唉,這好事咋就輪不到我?”

“完嘍,這下冇人幫我乾活了……”

“太好了,老許家這孩子總算熬出頭了!”

“好你娘個腿!一個有人生冇人養的狗雜種!賤種!廢物!垃圾!憑什麼被仙人看上啊?啊!啊!”

燕無傷聽至此,瞬間暴怒,扒開人群徑直找向那人掄圓了一巴掌打在他臉上。巨力襲來將那人打的原地轉了四五圈,他轉完癱坐在地上,左邊臉腫了一大塊,嘴裡淌出血水,從下巴粘垂在地上,像是一條被從上至下的風吹動的紅色絲線,還在上下跳動。

他怒視燕無傷敢怒不敢言,伸手抹開嘴角的血水,蹭在地上,抿抿嘴將被打碎的幾顆牙齒嚥進了肚子。

臉火辣辣的燒著疼,牙齒蹭過的嗓子眼很疼,掉了牙的嘴更疼,無法發泄的怒火憋在心裡最疼。

“說話前過過腦子。”

“是,是……”

他捂著臉,氣的直髮抖,這回不止捱了打,臉還丟儘了。

眾人見狀開始指責這個由所謂的自尊心到被嫉妒控住,扭曲成蛆蟲的傢夥。

燕無傷不再管他,在人群中仰望著茶樓,等待著公佈狗蛋兒被仙人收作關門弟子的結果。

他還在人群中,又好像不在了。

所有人都有意識的和他保持距離,他四周留下了一個清晰可見的,約兩三個人位置大小的不規則圓圈。

茶樓內,仙人閉目,魏長生沉思。

“收下他吧,由您的名義,我教他。”

魏長生望著白鬍子仙人道。

仙人眼皮都冇抬一下。

“他身上的因果太大了,你承受不起。”

“我受的起。”

“你受不起!”

白鬍子仙人用不至於吵醒狗蛋兒的,最大的聲音說道。

“怎麼,您看出了什麼?”

“他是應劫而生,你聽過哪個預言。”

“啟族的那個預言?”

白鬍子仙人點點頭。

魏長生目光如炬,他咬著牙說。

“我救過他,我要救到底……”

“婆羅寺的大乘聖者因為這個因散去一身修為,化身中承觀十二因緣,你不想想為什麼?”

“我可以救……”

“婆羅寺的聖者都救不了人你憑什麼救?”

“世間頂點的聖者都受不住的因果你拿什麼受!”

“用命嗎!”

魏長生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直視白鬍子仙人,仙人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震驚的睜開雙眼。

“為什麼?”

“他給過我一件百衲衣。”

“就這?”

“就這!”

“你的未來不可限量,萬人之上也說不定,但是現在還太早,你未來可以救天下蒼生,他一個人不值。”

“一個人都救不了,怎麼救天下蒼生?”

魏長生目光炯炯,堅毅無比。

白鬍子老頭在他眼中看到了世間最恐怖的東西——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誠意與勇氣。

“我真想看看什麼樣的百衲衣可以讓一個未來無限風光的人放下一切。”

“我一直帶著它。”

“在哪?”

魏長生指著自己的胸口。

“這兒。”

“雖然你執意,但老夫還是要勸你一句,有善心是好事,做善事也很高尚,前提是你有足夠的能力。”

“冇有解救苦海眾生的能力,最好暫時收起你那悲天憐人的善心。”

“他快醒了。”

有時候不得不佩服有些人,狗蛋兒這一覺睡到傍晚,這些人竟然就在這茶樓下等到傍晚。茶館老闆流著淚感謝狗蛋兒,謝謝你睡了這麼久,我這一下午賣的茶,趕上這半年多了,感謝仙人老爺!感謝郡守兒子!感謝我的狗蛋兒!感謝!

狗蛋兒抻個懶腰,全身發出清脆的響聲。看著眼前笑著的恩人和白鬍子仙人,感覺自己好像猜中了某些東西。

“狗蛋兒,聽說你一直冇有名字。”

“額……嗯。”

一直想見恩人的狗蛋兒看著眼前活生生的恩人,竟一時不知說些什麼,隻好嗯啊著迴應。

“聽楊小說,你想叫長生?”

人群中的小個兒教書先生突然打了個噴嚏,他原名楊好學,因為個子小,被魏長生起了個外號叫楊小。

狗蛋兒自然不知道楊小是誰,但是一想到恩人叫長生,自己怎能衝撞恩人?便連連矢口否認。

“不,不,我纔不想叫長生。什麼破名字,我纔不叫……”

說到這兒他突然停住,自己恩人不就是魏長生?他又改口:“長生,嗯,好名字,但是我不想叫……”

魏長生一聽他這不算響亮的算盤,忍不住笑道:“你想叫什麼,就叫什麼,今天就是天王老子叫長生,你也得叫!”

狗蛋兒咬著嘴唇,眼神飄忽不定,不再言語。白鬍子仙人見此形景,這你倆倒是說的歡快,爾等視吾,餘為人乎?

“孩子,我收你做弟子,你得聽我的,長生是個好名字,你以後就叫長生。”

魏長生笑著不說話,白鬍子仙人站起身來摸了摸狗蛋兒的頭。

“沒關係的,就這個名字了。”

樓上因名字而爭執不下時,樓下都支起了篝火。今天鎮子裡人很全,孩童嬉鬨,流螢分飛,篝火在這夜晚裡,飛向天外,變化成幾千年之後的星星。

人們吃著火鼎,唱著歌,好不熱鬨。

燕無傷站在冒著熱氣的大鼎旁,端著碗用很長的筷子不斷的夾著大鼎中燙好的食物,沾著碗中祕製的醬料,吸溜進嘴裡,邊吃邊喊:“大家彆客氣啊!敞開了吃!郡守兒子掏錢!”

“好!”

“哦~哦!”

就近的人家端來許多副碗筷,剛準備分給大家,就被眾人哄叫著瓜分了去。

燕無傷嘀咕道:“我等了這麼久可不能白等,姐夫你今天可得好好放放血。”

魏長生似乎突然聽到了什麼,屁股坐不住了,道:“狗蛋兒,咱們的舊以後有點是時間敘,咱趕緊出去,我感覺這有臟東西!”

白鬍子老頭剛想說,我在這什麼臟東西都不用怕,就被魏長生捂著嘴拉向茶樓對外的那一麵。

白鬍子老頭站在茶樓大窗前,輕咳了兩聲,聲音不大,卻傳進所有人的耳朵裡。今天的大戲開場了。

“娘,內個老爺爺好像生病了,咳嗽的這麼大聲呐!”

一個梳著沖天揪的小孩跟他娘這樣說,嚇的他娘趕緊捂住了她的嘴。

可是仙人老爺怎麼會聽不到呢?白鬍子老頭吹著小聲的口哨,尷尬的看向魏長生。

“想必大家都猜到了,今日白玉仙人收徒,選中了咱們鎮的人。”

“他是誰呐!”

“大家平攤一下火鼎錢我立刻就揭曉!”

“籲!”

眾人起鬨。

“不攤!不攤!”

“我都吃完了你給我說這個?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算了,不攤就不攤嘍……”

魏長生歎了口氣道:“他就是”

“許,長,生!”

魏長生說罷,無奈的看向吃的大汗淋漓的燕無傷,燕無傷和他對視,微微一笑,趕忙放下碗筷作了個揖。

魏長生道:“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十八洲列傳,十八洲列傳最新章節,十八洲列傳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