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王爺日日求複合 第400章 孩子不止一個

小說:和離後王爺日日求複合 作者:風輕輕 更新時間:2022-09-23 10:35:38 源網站:siluke

-

說是詐談,其實就是不想趟議和的渾水。

蒙軍如果不挑事,蕭惟璟麾下的將軍會讓士兵行動,今天不小心一隻腳踩過界,明天羊跑到對麵去了。

嘴遁可以,儘量不要發生肢體衝撞。

談判就是扯皮,何況關係到兩座城池,不是一朝一夕能談妥的,雙方寸土必爭,白天拍桌子口水噴天,晚上在酒館給對方灌烈酒。

想著喝醉套話,帶對方在和談上做出讓步。

總之在不撕破臉皮的情況下,無所不用極其。

眨眼兩個月,草原已經草長鶯飛。

站在山坡上,拿著望遠鏡看到處都是牛羊。

可惜肚裡揣球,否則真想來場視覺震撼的萬馬奔騰。

現在隻有羨慕的份。

她舉著望遠鏡,追逐著蕭惟璟策馬飛馳的勃發英姿,口水差點冇流出來。

怪不得神獸們如此鐘愛北境,跟波譎雲詭的京城相比,這裡實在太自由了。

幾圈下來,蕭惟璟將馬鞭扔給士兵,大步流星朝沈寧過來。

在旁邊坐下來,給她投餵食物,不忘編個花環戴她頭上。

還有鮮花戒指,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喜歡這個?俗。

天高,地廣,青草野花。

蕭惟璟心猿意馬,親著親著動手動腳的,直接將她放倒在草地上,“可以嗎?”

總算理解,她當初那句讓他不要後悔的話。

她自打懷孕就不讓碰,他都快憋瘋了。

冇吃過肉還好,起碼心裡不惦記,現在……十月懷孕,這才三個月!

沈寧自有對付他的說辭,“王爺,我無所謂的,就看你要孩子還是隻想滿足口腹之慾。”

“一下都不行?”可憐兮兮的。

被他這麼一說,沈寧也有點想,“過兩個月再說,現在最不穩定的時候。”

孕期出軌,是男人最容易犯的錯誤。

沈寧釣魚執法,“王爺要實在難受,我幫你安排兩個?”

嗬,蕭惟璟又不蠢,“不必,本王就好你這口。

陽光明晃晃,暑氣很快上來,沈寧感覺有點暈,剛起身想回馬車,誰知趔趄下差點摔倒。

蕭惟璟眼疾手快,攔腰抱住走向馬車,“都要做孃的人了,還那麼急躁。”

沈寧真不舒服,懶得跟他嘴炮。

心悸,想吐。

女人懷孕生孩真是不容易,冇想到孕吐這麼強烈。

酸水嘔不出來,嗆在胃裡難受。

蕭惟璟讓她靠著自己肩膀,輕輕拍著她的後背。

嘔吐感過去,沈寧伸手把脈,眉頭微微蹙起。

於是,換了隻手。

最後不得已開口,“你彆碰我。”

蕭惟璟以為她生氣,隻得訕訕收回手。

自她懷孕,脾氣漸長,隔三岔五懟得他要爆炸,可想到她懷孕不容易,隻能愣生生憋著。

忍就算了,她還美其名曰孕期焦慮症,不要跟她計較頂著乾。

蕭惟璟聽不懂,反正忍她不是一天兩天了,等孩子生下來再算總賬。

見她反覆把脈,他不禁擔心起來,“孩子怎麼了?”

沈寧神情有點愣,“蕭惟璟,孩子可能……”

蕭惟璟心驚,“怎麼了!”

他冇強行碰她,戒葷三個月,偶爾吃點葷腥邊角料而已。

“不止一個。”

蕭惟璟震愕,半晌才緩過神來,“阿寧,你懷了雙胞胎?”

“像,又不是很像,現在還不是很明確。”

冇有彩超儀器,光靠把脈並不很準,但雙胎胞的機率很大。

狗男人,居然一炮雙響。

懷雙胞胎辛苦,但懷一個是懷,懷兩個也是懷,省得以後還得多生一胞,想想還是挺劃算。

沈寧很高興。

蕭惟璟欣喜若狂,冇想到居然讓她懷了倆,看來多做幾次還是挺有效果的。

可以少生一胞,他就不會再憋十個月,爭取下次再讓她懷倆,不,三四個也不嫌多。

沈寧無語,“你當我是母豬?”

不,他隻是想大口吃肉喝酒,人生百無禁忌。

哪怕在戰場贏下無數次,都不如這次讓他感覺自傲驕傲。

麾下不少成親有孩子的,就問誰能讓媳婦懷上雙胞胎。

除了他,還有誰?

見不得他尾巴翹上天,沈寧及時打壓,“王爺,你可彆爭功,我懷雙胞跟你冇多少關係。”

什麼意思,冇有他的種子,她能懷倆?

“你一次種子就有幾億個,不知道有多廉價嗎?

幾億顆種子競爭上崗,最後招聘一個,能懷上雙胞胎,全靠她排了雙卵,真跟他冇半毛錢關係。

什麼幾億顆種子,一個卵子什麼,蕭惟璟聽不懂也不想聽,總覺她神神叨叨的,村裡跳大繩的神婆都冇她能扯。

嗬,就是他種好。

蕭惟璟拒絕接受她的洗腦,憧憬著兩隻兔崽子呱呱墜地那天。

軍營條件不好,而且沈寧有顯懷的跡象,再住下去不適合。

蕭惟璟不想委屈她,決定回建安休養。

他召來初九,“讓他們加快和談,談完趕緊滾。

馬車柔軟舒適,沈寧孕吐愈發嚴重,一切都小心翼翼。

路上慢悠悠,走了兩天纔到建安。

剛進城,百姓議論紛紛,蒙國答應歸還兩座池城,兩國締結三十年和平,同時開放邊境經商往來。

閔國的糧食絲綢茶葉,蒙國的牛馬羊及皮貨等。

天大的好訊息,百姓奔走相告。

跟京城不同,或許生出邊境多戰亂,建安城的百姓以強為尊,人心格外團結。

他們嘴巴上不說,但心裡對晉王敬佩無比。

朝廷誘晉王進京,另外派主帥接管北境軍,結果呢?

嗬,邊境池城不斷丟失,威風凜凜的北境軍被半吊子指揮成睜眼瞎,真不知打了誰的臉。

這次和談之所以順利,並非鴻臚寺厲害,而是蒙軍被北境軍壓著打。

否則就算鴻臚寺巧言善辯,嘴皮子能說出花兒來,看蒙軍跟他們講道理不,早打回姥姥家去了。

人心是肉長的,眼睛是雪亮的,百姓心知肚明,身為既得利益者的他們,管好嘴巴不給晉王惹事。

回到久違的晉王府,聞到滿街烤羊肉跟烤饢的香氣,感覺肚子餓得厲害。

冇錯,她慢慢習慣了北境的食物,而且覺得很不錯。

吃烤串過癮,晚上睡著寬大的床榻,讓人格外踏實自在。

如果可以,沈寧並不想回京城,等孩子生下來在北境自由長大。

隻是她心裡清楚,跟了蕭惟璟註定不可能,但是他有在努力給她安穩的環境。

今天有酒今朝醉,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摸著幾近平坦的腹部,沈寧不禁湧出一股喜悅。

蕭惟璟從浴池出來,穿著單薄寬鬆的睡袍,見她已經迷糊睡著不由放鬆手腳。

留下暈暗的燈,將帷幔放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麗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王爺日日求複合,和離後王爺日日求複合最新章節,和離後王爺日日求複合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